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读报 > 我们的工艺全球领先:IT之家采访Intel高层团队

我们的工艺全球领先:IT之家采访Intel高层团队

http://vliangshuying.com.cn | 2020/1/23 20:01:52

IT之家9月20日消息 2017年9月19日,英特尔在北京瑰丽酒店举办了精尖制造日,在会上Intel比较详细地阐述了目前所拥有的技术以及未来的着力方向,同时全球首次公开基于10nm制程工艺的Cannon Lake架构的晶圆。

可以说整场发布会干货满满,而在下午的媒体群访时候,包括IT之家在内的全国科技媒体对Intel的团队进行了采访,包括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兼制造、运营与销售集团总裁Stacy Smith等业界大咖。而IT之家也针对大家关注的问题对Intel的高层进行了提问。

发言人: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

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兼制造、运营与销售集团总裁Stacy Smith

英特尔高级院士技术与制造事业部制程架构与集成总监Mark Bohr

英特尔公司技术与制造事业部副总裁、晶圆代工业务联席总经理Zane Ball

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逻辑技术开发部联席总监白鹏

以下是本次媒体群访的实录:

记者:上午在英特尔的主题演讲环节我们看到了详细的14纳米和友商的10纳米做的优势上的对比,很多网友想知道英特尔在10纳米和友商的7纳米的对比情况?

白鹏:今天我们已经公布很多关于10纳米的信息,英特尔的7纳米还没有进一步发布的信息,还是请大家等到10纳米产品出来之后,我们会公布一些7纳米产品的相关信息。总之,我们相信7纳米也是一个很完整的产品。

记者:我想问关于英特尔这边EUV的进展,关于WPH方面有没有数据可分享?

白鹏:EUV对我们是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我们英特尔一直认为如果EUV能够量产的话我们肯定会用,EUV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选项,但是最后的决定,等我们的技术更成熟以后,但是绝对是我们非常希望能够用的一个技术,但是我们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

从技术层面我们可以沿用Hyper scaling来做微缩,但是我们更希望用EUV,这样对整个成本控制会更简单。

记者:在英特尔每年一个季度研发成本里制程工艺大概占多少的比例?

Stacy Smith:作为具体的数字目前为止我无法给你精确的一个答案,大概预估每年研发的投入当中其中有20%左右是在英特尔的制程工艺上的改进和优化。英特尔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把设计和制造进行了非常完美的集成和融合。正是基于此,我们才能有更大的优势,而我们双方团队也非常紧密地进行合作。

除此之外,这里特别想从摩尔定律的角度做一个补充,大家都比较了解我们希望进一步降低整个晶体管、芯片的生产成本,进一步提高晶体管的密度,如果在R&D上有所减少,这势必可能会增加我们在整个工厂的投入,所以我们将继续加强这方面的研发,同时我们将会继续推动摩尔定律的发展,并且进一步降低整个晶体管产品的系列成本。

记者:英特尔有很强的产品线从存储到5G等等,这意味着我们在很多领域都有竞争对手,在代工这一块怎么避免?或者说我们会给我们之前潜在竞争对手来做这件事吗?比如高通等等,不知道怎么选择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市场。有没有现在的进展,比如已经和哪些可能客户在做?

Zane Ball:总体来说,英特尔的代工业务是持一个非常开放的心态,我们将面向各种类型的企业提供服务,我也相信英特尔具备了必要的能力,为我们的客户以及各种类型的知识产权提供必要的保护。至于说到可能的和友商之间的合作,我们可以考虑进行这样的合作。

Stacy Smith:关于这个问题的第二部分,今天早上的主题演讲我也有谈到,和展讯的合作过程当中他们大范围的使用我们的22FFL技术,包括也开发出了14纳米产品。除此之外,还有Altera他们自己也有了10纳米的FPGA技术的应用。

记者:怎么针对物联网移动互联产品的解决方案,移动物联网的产品需求主要是用户的多样化需求,所以原来的手机、电脑这种电子产品是以技术为主导,但是现在物联网的智能产品是以服务来主导,它未来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重点在于解决方案上。比如说它要关注功耗也要关注成本,还要关注服务,咱们作为技术企业来说对于物联网产品应用有怎样的策略。

Zane Ball:我首先从代工角度来说,就英特尔代工业务而言,毫无疑问服务一直都是我们代工业务当中最为关键也是第一项要优先考虑的要素。在这方面英特尔有足够的能力为客户提供支持,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英特尔具备了恰当的技术以及一整套的知识产权,能够帮助我们的客户来搭建业内最为领先的IOT或者物联网设备,从解决方案和服务角度来说,我认为英特尔是可以做到的,这是从代工的角度。

Stacy Smith:我想从英特尔在内部对IOT的策略简单和大家分享,IOT产品市场的年度增长速度依旧保持双位数的增长。你的问题非常好,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关注在智能互联设备的发展,而且这也是现在行业发展的一个重头领域之一。为了更好地推动智能以及互联的发展,我们必须提供整体系统化的解决方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换句话说,也就意味着针对不同的行业包括零售、工业级应用,我们都必须要有更加完善的系统性解决方案。而现在我们关注的一个热点领域就是自动驾驶,在自动驾驶领域我们的投资并不仅仅集中于数据,而且我们也关注于更好地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并且提供一个更加完整的集成性的解决方案。

记者:为什么今天将10纳米的晶圆和64层的固态硬盘放在中国市场首发,这是否意味着后续英特尔代工业务中国市场有更高的重要性或者更高的出货量的比重?

Zane Ball:从英特尔的代工业务来说,正如我今天上午大会所讲的,中国市场对于英特尔来说是一个非常有关键意义的市场。放眼全球中国具有成长速度最快,并最具有活力的生态系统。从代工业务进一步的发展和改善来说,中国市场毫无疑问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首选市场。

Stacy Smith:除了代工领域之外,我们在一些通用业务上不断关注中国市场,中国市场从各个角度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中国市场的创新性越来越强,而且也在快速的集成过程当中。英特尔在过去以中国市场为基础已经发布了数款全新上市的产品,相信在未来这个趋势也将会持续下去,英特尔一直以来都是云计算领域发展的中心所在,我们在中国也将会继续与BAT这样的公司保持紧密的合作,帮助他们开发出更加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记者:今天上午的介绍主要聚焦于技术参数,我想知道英特尔现在每一代制程工艺的研发总基金有没有变化,是一个平稳的值还是每一代比前一代会提升百分之多少?

白鹏:我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总的说来每一代产品会越来越复杂,会有一些增长,但不是很明显。

记者:英特尔不光自己生产芯片,也会帮助我们客户代工芯片,以后英特尔在自己芯片生产方面是否还会延续这个策略,特别是在22FFL技术推出之后在低功耗或者物联网芯片端还会选择和友商合作?还是更多的转到自己这边开发?比如你们MCU的产品是给其他家代工。

白鹏:我们的量产都是在内部做,我们以前也没有让别人来做我们的生产。我们现在对22FFL的计划跟以前相比并没有任何改变。

我们现在有的是在别的地方做,那些产品是我们买进来的,所以有的旧的产品还在外面做,但是总得来讲趋势是所有新产品都是我们自己做,等他们在下一个技术产品化的时候。

记者:英特尔一直是一家很有前瞻性的公司,你们对后摩尔时代的技术储备有没有什么布局?对杨旭总而言,我们开放代工业务对中国的生态环境、生态合作伙伴有没有影响?

Mark Bohr:首先我要谈一下我今天上午在大会发言的过程中已经向大家介绍过了,在14纳米和10纳米制程技术上,我们通过各方面的创新,晶体管密度的增加等等,继续推进摩尔定律。其实我也谈到了摩尔定律到了7纳米甚至5纳米制程技术的时候仍将继续使用。

同时在我今天上午发言的最后一部分我为大家介绍了英特尔正在进行的一些前沿性的创新科学研究的项目,比如说我们在谈到迁延性对于3纳米制程技术的研究,以及超越CMOS技术的探索,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所谓的摩尔定律走到尽头的趋势。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会有一个时间段,我们需要选择超越CMOS技术的话,英特尔鉴于我们已经在进行前沿技术的探索,我们是就绪的。

Stacy Smith:我想重新再理解一下我们刚才那个说法。作为英特尔来讲我们不仅仅做到预测未来,我们是创造未来。

主持人:知未来、创未来。

杨旭:刚才第二个问题说在中国这边,英特尔代工业务给客户的影响,我觉得将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它的性能会提高很多,李力游先生今天在台上没有介绍他8核的LTE SOC在14纳米制程上性能至少提高了50%以上。

IT之家:今天早上讲的英特尔10纳米,包括今天看到晶体管的密度比上一代大约提升了三四倍,如果下一代采用如此高密度的CPU,它会不会对发热以及功耗有所挑战呢?如果真的有这个问题的话,英特尔会不会采用新一代的导热介质来改进这个问题呢?

Mark Bohr:今天上午在我作主旨发言的时候我也谈到了,其实对于每一代新的制程技术而言,我们所谈的不光是更高的密度、更低的成本,其实我们同时也提高性能,以及降低功耗。事实上你谈到了更高密度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功耗,但是我们多项技术总体而言是对于这样的芯片实现了优化,对于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是解决了的。

记者:英特尔现在开放代工业务,我预感未来代工业务部分可能会超过我们CPU生产业务因为面向的领域更广泛。我的问题是,未来你是进一步扩大代工业务,还是你有意的控制它在可见的周期里把CPU的优势部分注入到代工业务里,从而保持你的领先计算力。我的意思是控制它的成长节奏还是现在大规模开放代工业务?

Stacy Smith:我们不会采取任何额外的人工手段来遏制它(代工业务)的发展。作为英特尔长期的发展,我们的传统是基于领导力和技术创新,所以我们并不会遏制它的发展,相反我们会欢迎它的发展,不管是在IOT、服务器、汽车还是各个领域,我们都会不断地引领创新,并且推动它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发展。

记者:在我印象中英特尔一直是比较低调的公司,今天大会PPT看到你们直接对标其他两家公司,以数据来支撑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另外,不管是出于营销也好,可能三星最近都比较高调,也说代工业务占他们未来的业务比重会提高很多。我想问英特尔未来代工业务比例会不会持续上升,大概占多少?面对这种营销,你们的策略是什么?

杨旭:老虎不说话,以为是病猫。

Zane Ball:我们的策略是非常简单的,我们不断的在技术上推陈出新,和我们客户保持同步的增长,满足他们的需求,尽可能快的发展我们的业务。所以,我们不会有任何顾虑是不是要适当减缓我们发展的步骤,不会的,我们开足马力,全力以赴用我们的技术和创新为客户服务、为市场服务,尽可能快的发展。

Stacy Smith: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管理上面的一个小秘诀,我跟Zane会说你发展怎么快怎么好,开足马力就好了。然后我会跟其他PC业务说的时候,就是你要赶上去。然后跟我们服务器、跟IOT说的时候,就是要比上面一个做得更快。所以,我们没有减慢这一说,我们是每个人都要比别的人做得更好、更快。

记者:我看到一个数字,提到了10纳米和14纳米的对比,里面提到了关于25%的性能提升,以及45%的功耗下降。我想具体问一下,具体指什么处理器?是什么功耗?这个功耗下降具体指的是应用功耗还是待机功耗?我想了解具体的情况?

Mark Bohr:其实上午很清楚,在我演讲的PPT里的资料,我们的功耗都是正常的,我们没有谈到待机后面漏电方面的。

白鹏:这都是从技术层面来考虑,不同的合作伙伴因为它的优化点不一样,有可能更多的或者更少。

记者:我们大家都知道,英特尔原来有自己的产品策略Tick-Tock,一年会更新一代产品,另一年会更新一代工艺,从14纳米开始,周期拉长了,虽然还是遵循摩尔定律,但是这个周期确实在被拉长,14纳米大概花了两年半多的时间,10纳米花了三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后续是否会回归到原来的Tick-Tock策略上,或者后续不会太在意周期上的问题。

白鹏:你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产品策略,我们每年有一个新产品,也可以在同一个科技,比如10纳米产品我们有三个wave(三代产品)出来。从产品策略上不会回到Tick-Tock。从技术节奏角度来讲,14纳米和10纳米,我们迈的步比较大一点,所以时间也长一点,那个还要看具体的技术,我迈多大的步,然后和时间会有关系。我们还是会维持在两到三年这个节奏。

记者:上午PPT讲到现在英特尔致力于采用微缩技术,微缩晶体管的面积,增加晶体管的数量。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我们后时代的摩尔定律可以叫做摩尔定律Refresh,因为我注意到,前不久我们发布的八代处理器,它是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就是年初的KabyLake Refresh,然后关于未来有一个问题,英特尔认为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突破纳米这个量级?

Mark Bohr:我们觉得其实沿着这个路走纳米制程,还有7nm、5nm、3nm,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现在不知道替代纳米制程是个什么样的选项,但是英特尔还在探索中。


相关阅读:
小勐拉 http://www.hjgj168.cn/
图片新闻
  • 期指震荡整理,造成的疾病负担已占总疾病负担的70%以上
  • 揭快递“最后100米”痛点:网点安家难 车辆上路难
  • 班章与易武从来都不是最好的普洱茶